CULTURAL ASSET

    藺草飄香新時尚

    當歷史悠久的工藝技術即將失傳,人們該如何拯救?在臺南西港,為了拯救一家臺灣碩果僅存的製蓆廠,當地人開始思考如何讓這門傳統工藝傳承下去。社區婦女們開始與製蓆廠合作,將天然藺草編織的草蓆,延伸製成一款又一款縈繞著自然草本芬芳的時尚包款,將天地滋養出的野生植物,織進日常生活並演繹時尚。

    臺灣藺草工藝的起源
    藺草又名茳芏、茳蘺或龍鬚草,臺灣話叫鹹水草。相傳在1727年,住在苗栗苑裡的平埔族婦女蒲氏魯禮以及斯烏茂,摘取沼澤長出的野生藺草,曬乾壓平後編成草蓆、籠頭等用具,可說是臺灣關於藺草編織工藝最早的紀錄。到了1765年,臺中大甲有位叫作加璐曼的婦女,將藺草析成細條編製更精緻的草蓆,把野生藺草移植水田栽種。由於更能掌握原料,讓藺草工藝漸漸融入了臺灣人生活之中。

    早期農業社會時代,藺草編的草蓆、茄芷袋是非常普遍的生活用品。「茄芷袋」是一種在塑膠袋尚未普及前被廣泛使用的日常提袋。50年代左右,以藺草工藝出名的臺南西港地區,大量產出涼爽舒適又充滿草本清香的藺草蓆。80年代左右,彈簧床墊開始普及,漸漸影響了藺草蓆的內需市場;加上為了追求更低製作成本,臺灣許多的製蓆工廠遷往了東南亞,使得臺灣本土藺草工業漸漸沒落。最後,僅剩「茂興」一家全臺僅存的編蓆廠,但營運狀況一年不如一年。

    守護回憶中的藺草香氣
    走進位於臺南市西港區最東邊的小村莊檨林里,經過一座古色古香的傳統三合院建築,隱約傳來裁縫機運轉的聲音。這裡是「檨林24號—藺草本事」工作室,原本荒置已久的三合院,經屋主授權後以無償方式提供當地人使用。在房舍大幅整修後成了多功能工作坊,原本臭氣沖天的豬舍現在一片藺草飄香。主體房舍裡還有商品展示區,可以泡茶、下棋,還有小憩的廂房、DIY教室及故事館等。特別的是廚房裡還保留了象徵家的兩口灶,與老舍的紅磚、灰瓦、老照片等復古物件,堆砌出令人懷念的時光。昔日破舊的三合院,搖身一變成為兼具觀光與生產功能的藺草包工作坊。

    這裡保存了珍貴的臺灣傳統工藝與在地文化,讓地方主婦們獲得了就業機會,推動了當地特色產業的發展。工作坊裡,裁縫機運作的聲響此起彼落,精緻的藺草包從製包師傅們的靈巧雙手中誕生。使用傳統藺草蓆加工而成的藺草包,相較於其他材料,必須更小心翼翼。因為藺草蓆是由多根藺草穿插編制而成,製作過程中很容易因為翻面或車縫而破損斷裂。

    正在為藺草蓆車縫收邊的高金雲師傅表示:「每個藺草包製作工序繁複,加上藺草的材質較硬,手工縫製時容易手痛,不好翻面又容易斷裂。」以風華包為例,外包製作就包括草蓆剪裁、固定、手工縫上四個真皮角等工序。內層製作則需車縫內裏、側袋、拉鍊。最後將外層與內裏組合,裝上扣環與真皮吊牌,才算完成。高金雲說:「這製作起來相當費工,每個包都需要一天以上才能完成。」在這座鄉間小屋所改造的工作坊裡,飄送著濃濃的人情味與悠悠的藺草香。即將式微的傳統工藝在社區婦女的守護下,得以繼續發光發熱。

    Text│Fion Tsao

    隱藏

    媽媽的設計力

    在沒有成衣的年代,女性經常必須負擔縫製衣裳鞋襪的工作,小孩子身上的穿戴多半出自媽媽的手藝。家戶傳誦的「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道出老輩人實際經歷過的情境。陳曹倩投入20年時間研究中國女紅,她認為這項「母親的藝術」蘊含獨特的人情,足以走入現代生活。

    媽媽是家裡的造型師
    媽媽都喜歡裝扮小孩,尤其是剛學走路的小娃娃,一定讓他從頭到腳都穿得很可愛。陳曹倩收藏了不少童帽、小繡鞋、圍兜和玩偶,她認為這些東西最能看出媽媽的設計力—既有功能又好看。例如設計成動物造型的虎頭帽色彩活潑立體,裝飾性十足;小繡鞋連鞋底都裝飾圖案,其實具有防滑效果;嬰兒枕在中央開了個洞防止把孩子耳朵睡醜了等等。欣賞這些現在看來「古董級」的媽媽手藝,會覺得中國傳統女紅根本是家庭中未公開的創作展。

    在手作的年代,布料是很珍貴的資產,運用棉麻等天然材質紡紗、織布、染色都費時費工,所以衣服穿舊了也不會隨便丟棄,而是打上補丁或拆掉重製,兄姊穿不下的衣服就修改給弟妹們繼續穿。然而以植物染色的棉麻布料變化不多,進一步的美化則用刺繡來完成。

    陳曹倩說,媽媽其實是畫家,只是用的不是筆墨,而是彩線—只要有針線,什麼圖案都做得出來。而且媽媽只能在繁瑣家事的空檔中縫縫繡繡,她們總有個針線簍子,用來放做到一半的東西,有空坐下來休息的時候,手上也不閒著。媽媽不但用的布頭是碎的,連時間也是碎的。

    Text | 宋祖慈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