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SPECIAL HANDICRAFTS

    物外銅筆

    在拿筆寫字機會愈來愈少的當今,卻有人專注在筆的設計、製造,還推出比一般原子筆重二到三倍的銅製筆。沉甸甸的銅筆勾勒出一筆一劃的字,也將寫字人的情意承載於上,成為一種情深意重的交流。

    有重量的筆寫情感厚度
    從毛筆、鋼筆、鋼珠筆、原子筆,用以書寫的工具不斷演變,甚至,手機、電腦觸控螢幕帶來的便利,有愈來愈多人反而忘了怎麼用筆寫字。「當筆已不再是唯一的工具時,找到書寫的當代意義是我們的目標。」從事文具設計的物外公司創辦人之一的楊格表示。

    用文具來形容他們或許不夠精準,已邁入第五年的物外,主力產品是各式銅製的筆,自動鉛筆、原子筆、繪圖筆、鋼筆全以沉甸甸的銅作為材質。一支原子筆約10公克,他們的筆卻可以重達20、30克。別人愈做愈輕巧,他們卻反其道而行。另一位創辦人廖宜賢說,因為重量所以更有存在感,寫起字來比較慢卻也更為謹慎。

    原來,曾受過文字深深感動的兩人,就是要透過有重量的筆讓更多人體會「文字的重量」。廖宜賢曾在人生低潮時,收到老婆寫來的卡片,上頭羅列了他50項優點,平常說不出口的字不僅情深意重,也化為一股鼓舞他的力量。離鄉打拼的楊格見到他寫給父親問候與叮嚀的字條被貼在冰箱上,便知道輕薄的一張紙加上不複雜的文字,成了日日可見的溫暖來源,價值非凡。

    愛上書寫不分國界
    挑選銅作為製筆材質,除了重量之外,他們也刻意不在上頭電鍍或上一層烤漆,只在銅筆上一層水性保護漆,讓銅筆在使用後可以隨著時間而逐漸氧化,展現出歲月和擁有者的使用痕跡。不過這樣的堅持在創業之初讓物外吃盡苦頭。尋找製作廠商時,不但幾乎沒有人可以接單,還收到「不懂、亂做」罵聲,甚至不少人覺得他們一點也不懂筆。

    廖宜賢和楊格一方面更專注在產品更細微的調整,一方面也藉舉辦活動來喚起大家對書寫的感動,像是:寫給2016的自己、交換我們的想念、寫封信給爸爸等。令他們大感意外的,檔檔活動都收到了諸多參與和迴響,許多平日說不出的話都活躍紙上,成了最有情感厚度的媒介。2013年「寫一封寄不出去的信」活動,三周內便收到出乎意料的百封信件,還有人藉此感謝和他一同躲雨後來卻戴上蛙鏡在雨中享受的「蛙鏡超人」,讓他找回了溫暖與勇氣。書寫帶來的感動似乎沒有國界。近年物外也積極跨足海外參展,成功地打入歐洲、美國、泰國、新加坡、日本,甚至知名的WallpaperStore、古根漢美術館商店、時尚的男裝店也都能見到臺灣土生土長的銅製筆。

    2016年,物外則做了一項大挑戰:透過群眾募資推出新款銅製鋼筆。鋼筆外型要有新意本就不容易,廖宜賢和楊格在還沒有量產、消費者無法試用之下推出募資更將難度往上推升。兩款鋼筆,一為隨身攜帶可懸掛的較短款式,另一款則是可立於桌上的版本。最後成績斐然,九百餘人參加,共計募得臺幣四百多萬元,而且其中近半數的人從未使用過鋼筆。看來,書寫能帶來的感動與共鳴遠遠超乎想像。

    Text | 徐銘志

    隱藏

    樹火紀念紙博物館

    在21世紀,做出一張紙的方法跟《天工開物》裡的記載也沒有太大差異,在紙博物館中,你可以體驗造紙的趣味,進而發現紙的多樣風貌,是如何既古典又新穎。

    走入紙的世界
    世界各地有數不盡的文明、文化被記載在紙張上傳播,許多書籍、翰墨、手稿、經文的由來之久,常讓人驚訝輕薄脆弱的紙張竟能如此在時空中旅行!然而在數位時代,人們愈來愈少在紙上書寫了,會講究「用牋」的人難道只剩老文青了嗎?走入由老街屋改造的主題博物館,你可以像張吸水的紙一般,細細發現紙張的各樣內涵。

    陳樹火夫婦創辦的長春棉紙廠,在1970、80年代曾經是臺灣棉紙、宣紙外銷最大宗的紙廠,常出國考察的陳老闆參觀各地的紙博物館後,便有設立在地展館的心思。然而世事無常,陳樹火夫婦不幸在一次意外中喪生,成立博物館於是成了陳家兒女紀念雙親的使命。樹火紀念紙博物館於1995年開幕,是臺灣第一間紙博物館,館址設在長安東路原先作為臺北門市的店面。

    長春棉紙廠保留全臺僅存的四個純手工抄紙槽,堅持手工造紙技術,並以博物館傳遞對於紙文化的情感,可以說是老紙廠家族的綿綿心意。這座小而巧的主題博物館,一樓深處是它的「心臟」—造紙工坊,具體而微地把埔里紙廠的設備搬進來,不僅從木製抄紙槽、打漿機、烘紙台、大抄簾等長久使用的痕跡看到「紙鄉」埔里的產業風華,更能實際操作,讓現場導覽得以重現手抄紙的製作流程。

    是藝術媒材,也是創作主體
    樹火二樓的特展平臺不定期換展,獨特之處是館方會以造紙專業參與策展,往往能與藝術家們激盪出更多關於紙藝術、紙設計的想法。透過每一檔展覽的不同嘗試,樹火紀念紙博物館更能掌握紙作為藝術媒材甚至創作主體,能展現多麼無窮的變化。在歷來特展中,紙曾化身為雕塑甚至建材,還拓印過一整臺的小發財車!

    其中最生活化的「每季一紙」曾是2013年的特展主題,把符合節令的食材拿來造紙,例如春天做絲瓜紙、秋天做柚子紙,拿在手上還能聞到隱約的氣味。它成為一個持續至今的計畫,並發展出系列商品—在樹火售店可以買到以竹筍、艾草、烏龍茶為材料的手工紙,顏色及纖維質感紛呈,很適合發揮創意變化出生活中的飾品或文具。正在展出的「紙感:空白一片」特展,將紙張承載的內容都抽掉,為習於快速瀏覽資訊的現代人,提供一種暫停與反思。當紙上什麼都沒有的時候,觀者會發現「空白」的內容,是這個特展的用心之處。穿過以大量素淨紙張模擬的叢林、踩上紙鋪陳的大地,就像減去雜訊,重新打開觸摸、嗅聞的感官體驗。

    去年適逢樹火成立21週年,則是策劃了「紙的旅程」系列展,推出了很有意思的限量商品,提醒現今只使用A4列印紙的大眾:選紙會如何影響書寫,從紙、筆、人的相會,重新發現紙的多樣質感及書寫的個人風格。「21選紙」和「好好寫字帖」都是紙的組合包,讓人可以試試選用了不同的紙來寫字,竟然會有不同的感受。當然,你更可以走一趟樹火,體驗自己造紙。

    Text | 宋祖慈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