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CULTURAL HERITAGE

    國家音樂廳

    國家音樂廳落成迄今將近30年,上演過無數精彩演奏,你知道它的建築是如何設計最佳音響效果嗎?2015年破天荒的休館整修,又做了哪些調整?如何選位最能「聽出耳油」?

    經典發生的舞臺
    1987年起,國家兩廳院就是臺北最好的表演場地,至今不曾被取代。當年省吃儉用才能買一張爵士樂門票的窮學生,如今到了中年可能不限預算,巴不得每季聽到布拉姆斯;或者,曾有幸欣賞卡列拉斯唱三首安可曲的觀眾,會感嘆回憶總是最美。當你置身音樂廳,從舞臺迎面淹漫而來的聲音,會是入耳傾心的寄託,兩千多個紅絨布座席,承載過無數被音樂感動的心靈。

    任何一座音樂廳的音色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每個設計細節都可能影響結果。國家音樂廳在當年建造之時便很注重音響效果,說起來像是繁複的數學計算。現代的知名音樂廳常見兩種空間形式:鞋盒式與葡萄園式,鞋盒式基本上是長方形,舞臺在短邊前方;葡萄園式的舞臺則位於低點,座位呈弧形環繞就像山坡上的葡萄園梯田。國家音樂廳與世界「三大鞋盒」的維也納音樂協會金廳、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美國波士頓愛樂廳同樣採用鞋盒式設計;葡萄園式的代表則有柏林愛樂廳,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也屬此類。

    聲音的最佳動線
    空間容積、座位席數量與反射材質是影響聲音結構的主要因素。國家音樂廳共有2,064個觀眾席位,分為三層樓(二樓、三樓、四樓),舞臺則設有16片電動平臺,可因應不同的演出形式如交響樂團、合唱團等來組合升降。不必透過電子設備,每個座位都能聽到舞臺傳來的直接音,二樓觀眾席坡度最後排比最前排高出3公尺,便是為了減少聲音能量的散失。

    國家音樂廳箱格型的天花板及凹凸不平的側牆其實是調整音色的工具,通稱為「反響板」,理想狀況是讓聲音在全廳均勻反射,而反射的餘音稱為殘響,殘響愈長,表示聲音在廳中迴盪的時間愈長。然而不同類型的音樂所需的殘響不同—效果雄渾磅礡的交響樂需2秒,但追求清晰度的獨奏或室內樂則殘響相對較短,若是反射更快速的爵士樂或流行樂,殘響太長就會一直聽到嗡嗡聲了。國家音樂廳的殘響控制在1.7至2.1秒,符合國際級標準,許多來臺演出的大師級音樂家都讚許有加。

    既然聲音的反射有其佈局,那麼哪裡才是最佳聆聽位置呢?這其實沒有標準答案,但是票價越貴的位子卻不見得是最好的,例如最前排的座位最靠近舞臺,但反射音不平均,臺上雜音例如翻譜或跺腳聲反而清楚,內行樂迷可不會買這種最貴的票。以國家音樂廳來說,因為挑高偏高的關係,上方反射下來的聲音約在第8排之後,但23排以後的座位上方又被三樓、四樓遮住,因此中間第10到15排是樂迷普遍認為的好位子。當然,聽大編制樂團時可以往後坐一些、聽獨奏或想把音樂家的舞臺表現看得更清楚就往前坐;如果是欣賞鋼琴獨奏,偏左側的位置視野更佳。畢竟,欣賞音樂是主觀感受,每個人的首選不盡相同。當你沈浸在與音樂的晤對時,只會慶幸身在其中。

    管風琴揭祕
    音樂廳2015年進行了休館整修,把多年來造成的耗損盡量在四個月內修復,例如舞臺地板換新、觀眾席地板磨平、更換椅套、整修隔音門、管風琴保養等,務求回歸原有品質。現在走入音樂廳,會發現聆賞品質「回春」了。兩廳院與成功大學建築音響實驗室及臺灣科技大學建築科技研究室合作,持續進行諮詢與測試,目前環境背景噪音23.5分貝仍為世界一流水準,殘響值也維持在原設計狀態,整修後的地板、椅子反射率都與原來相同。

    管風琴是音樂廳鎮館之寶,但是維修工程浩大,必須把音管都拆下來,還得在無塵空間中進行,這次終於能趁休館期間全面整理並調音。管風琴的製作裝配必須配合場地大小及建築型態,所以每一臺琴都是手工製作,世上幾乎找不到相同的琴,即使演奏機會不多,但它的外觀已是一件藝術品。國家音樂廳的管風琴是目前臺灣最大的一座,由義大利FLENTROP公司製作,長14公尺、高9公尺、深3公尺,總共有4,172根管子,有金屬及木管兩種材質,管高從15至500公分,單管直徑從1公分至30公分,外觀配合音樂廳的建築風格融合中式傳統雕花圖形與西洋樂器形制,木材則採用高雅耐久的桃花心木。

    這座管風琴屬於巴洛克時期的傳統機械式,有4個鍵盤61個音栓,管風琴家演奏時,旁邊還需要一位助理協助拉音栓,可惜臺灣演奏管風琴的名師不多。想欣賞管風琴樂音,可以留意兩廳院舉辦的「管風琴推廣音樂會」活動,好好體驗一番。

    Text | 宋祖慈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