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CULTURAL HERITAGE

    中華花藝的節氣採擷

    從春分到清明,是一年中最繽紛的賞花巔峰時節,千花百卉爭明媚:之前天氣由寒轉暖,小而薄的花卉如櫻、杏、桃花等次第綻放後,現在輪到杜鵑、桐花和荼蘼登場。今年穀雨是4月20日,花王牡丹的花期也華麗展開。《本草綱目》說,「群芳中以牡丹為第一」,來看花藝家如何將它請到紙上欣賞。

    四月穀雨,賞牡丹國色天香
    華夏民族以農立國,發展出順天應人、依節氣運作的農業原則,如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這是因為自然界各種動植物都有一定的季節性活動規律,宛如天地間的交響曲,每個樂章的起承轉合,都有樂理可循。因此,從動植物變化的「物候」,可以觀察出一套生活曆。

    「花信風」便是一種物候,是指每個節氣都有特定的花卉綻放,此時吹來的風便被稱為花信風—一番風來一種花開,形成了「二十四番花信風」之說。從小寒到穀雨每15天一節氣的這八個節氣之間,每五天為一候,有24種花卉輪番來報信,守時地以梅花為始、楝花為終—梅花開了就到小寒、桐花開了就是清明,牡丹則是穀雨的一番風信花,提醒我們百花齊放的春天即將走入尾聲,夏天快到了。

    以花朵綻放為刻度來數算時日,是中國自南朝就有的浪漫,自古以來的花藝家們,也總是喜歡以應時花卉為素材來展現生活品味。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創會董事林雪玉老師,便以4月的代表花卉「牡丹」,來示範如何用插花來寫景,描繪節氣中的「穀雨」(清明過後15天,陽曆4月20或21日)。

    移花入室正為彰顯自然之美
    自唐朝以來牡丹便深受喜愛,有「國色天香」的美稱,它色、香、韻、葉皆美,被視為富貴的象徵;但就像名角總是壓軸一般,牡丹的花期已屆暮春,又稱「穀雨花」。二十四節氣中的穀雨,即「雨生百穀」之意,反映大自然的降雨量;4月中的兩個節氣—清明、穀雨都是務農的重要時刻,二十四節氣農事歌中就有「清明春始草青青,種瓜點豆好時辰」、「穀雨雪斷霜未斷,雜糧播種莫遲延」的提醒。我們品茶喜愛的「雨前茶」,也專指在穀雨帶來多雨天氣之前採摘的春茶。

    林雪玉將此種種節氣風景,用應時花卉來具象描寫,作品中的麻葉繡球有著叢生的白色小花,代表細密的雨水;黃色的金合歡則是鋪疊陽光灑下的意象。主花牡丹之外,點景的杜鵑和茶花葉,同是這個時節的美麗;藉由這些花材的動態來佈勢,從不同角度看作品都極為靈動。

    林雪玉說,插花其實是一種愛花惜花的情感,當你將野外綻放的花朵請進室內時,得要安排好它們住的「房子」,也就是花器。在中華花藝的傳承中,雍容華貴的牡丹是要住在「金屋華夏」的,花器多用銅器或金盤,林雪玉運用仿銅陶盤搭配「占景盤」來插作,有其古典意趣。林老師又舉例說,若是表現隱逸的菊花,花器則以樸拙的陶器為佳,再加上襯托的台座也有不同的材質風格,不僅變化多端,也是整體空間藝術的講究之處。

    欣賞花王牡丹,臺灣杉林溪、中國洛陽、日本奈良長谷寺等都是名勝之地。若花材不易取得,林雪玉建議可以花形近似的芍藥代替,同是4月時令花卉的海芋、玫瑰、荼蘼、艾麗絲及浮萍等,也適合移花入室,營造賞春意趣。

    Text | 宋祖慈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