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藝術家 王怡璇

    在想像的世界,大象是一起玩水的好朋友、鱷魚會開長禮車,還可以輪流跟動物朋友們喝下午茶。王怡璇把奇幻的場景以童趣風格手繪,於是動物們如同閨蜜一般,和女孩一起玩耍、旅行、分享心情。她筆下這份甜美,似乎也能感染觀眾。

    喜歡畫畫的小女孩
    「小女孩騎著腳踏車上街,置物籃裡的乘客是一隻鱷魚。」王怡璇的畫作,經常以簡單直接的手繪線條,描繪頗具童趣的圖案,有時再日常不過,像小孩子也常畫的貓咪、下雨的雲,但她卻動用紙張和特殊油墨的配合,讓貓和雲朵在紙上隨著反光變幻,讓視覺能有更多想像。

    也許是一路都做著喜歡的事,讓作品也顯得甜美。王怡璇說,自己可能是家裡最奇怪的小孩吧,身為知名企業二代,家族成員幾乎都學商,但她卻是從小愛畫畫,數理化成績都不好,還好父母很早「看開了」,沒有逼她考高中考大學,而是支持她學有興趣的事。

    從紐約回國後剛好有機會投入教職,在設計科系教學相長了一段時間;王怡璇說自己一直很愛美,憧憬能從事時尚產業,沒想到邊教學邊創作也是很好的磨練與累積,得以在2014年成立個人品牌「水木代山cindymode」,把創作延伸為商品。這些過程對她來說都是單純在做喜歡的事—畫畫、學習工藝製造過程、與人分享⋯⋯。於是愛畫畫的小女孩成為筆下的主角,悠遊在充滿奇趣的世界。

    來自生活的童趣
    王怡璇的創作樣態是循序漸進地:心裡的故事或想法先以插畫書呈現,通常是簡單而正面樂觀的,完全表達她自己的生活態度;創作出角色之後便延伸為商品,以實用的杯盤、毛巾為主;近來王怡璇對室內裝潢很感興趣,也將畫作設計為壁飾掛畫;再之後,則是展覽。

    她的創作靈感來自大量閱讀,不但讀書也觀察身邊的事物,而作品中大量出現的動物,則是因為兒時成長在充滿動物的環境中,讓她能與動物為友。王怡璇說,爺爺的鄉下農家不但養了狗、貓和雞鴨鵝等,就連牛、羊、豬也養,小時候的生活經常是餵豬、餵牛、趕鴨子下水。此外,當年更有人總是送給外公很特別的動物,例如老鷹、猴子,連鱷魚也有人送,只是小鱷魚長大後沒辦法繼續養在園子裡,就送給了西子灣動物園。王怡璇就此對動物情有獨鍾,在她筆下,動物們也不斷改變造型,一直以來她多用線條手繪,最近則開始用色彩來造型,創作出充滿古怪奇趣的插畫。

    「插畫書裡的出現的小女孩Cindy則是我自己。」王怡璇說,她想畫出自己看世界的觀點,畫中的小女孩就像她的代言人。因為從小很瘦頭髮又自然捲,常被同學取「奧莉薇」(卡通裡卜派的女朋友)、「米粉妹」、「獅子頭」的綽號,於是小女孩的造型就有了細細的手腳和誇張的翹頭髮。當被問到主角們都有對大眼睛時,王怡璇回答說:「那其實是黑眼圈啊,畫畫的時候經常沒日沒夜,我經常有很深的黑眼圈,把它畫出來,也象徵對創作的熱情吧!」再仔細一看畫中動物們的表情,連小蜜蜂都有腫眼泡,這應該算是大人的童趣吧!

    插畫書的實驗
    支持王怡璇發展童趣風格的,畢卡索應該算重要啟發,而她不斷進行視覺效果的實驗,也像在和典範看齊。王怡璇說,畢卡索是不斷變化藝術手法的探求者,她在紐約讀大學時經常去MOMA和大都會博物館看畫寫報告,當下就被畢卡索遊戲般的畫風吸引,從此非常崇拜他。畢卡索的《朵拉瑪爾肖像》臉部的變化造型在她看來,線條跟色塊雖然簡單,但側面與正面輪廓重疊,有時看到臉是凹下去的,但換不同角度或意念一轉,畫像又像凸出來了,凹與凸的交互作用、平面與外形的韻律,就好像同時看到一個人臉部的不同角度。王怡璇2015年出版的《朵拉瑪爾貓》一書,正是與偶像大師的共鳴。

    王怡璇先後在幾本插畫書進行了不同的視覺實驗,不但圖文設計幾乎可以作為平面設計系的教材,在印刷裝幀上也別具巧思。她的《視覺馬戲團》更獲得七項國際視覺設計競賽類大獎,包含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金獎、美國ADC Award、美國One Show Design、德國紅點設計獎、iF設計獎及臺灣金蝶獎。她說這本書在印刷時吃了不少苦頭,但成品卻成了連印刷業者都希望收藏的珍品。特別之處是把錯視運用在插畫上,增加圖案的視覺趣味。

    她的插畫雖然只是單純手繪,卻沒有停留在單一平面,王怡璇的圖層是透過互動來完成的—在創作插畫書時,她研究紙張和印刷技巧,例如What a Beautiful Day !便運用特殊裝幀設計讓翻閱有更多變化,彷彿讀者也能讓這一頁的刺蝟與下兩頁的大嘴鳥相遇,聊些自行想像的心情故事。

    玻璃杯的娛樂
    王怡璇解釋說,她的創作以「之間、透疊、層次、互動」四個概念為主要核心。特別的插畫書裝幀是為了表現人與作品可以產生的「之間」與「互動」;嘗試用透明壓克力板來印刷插畫,再用燈光來投影,則是在以紙張表現「透疊、層次」之外,延伸出的裝置實驗。她發現同樣的畫作經由不同媒材,例如陶瓷、版畫、布料(以手縫和電繡製作圖案)呈現,可以延伸更多不同效果。

    她想到壓克力作品呈現的效果可以運用在玻璃器皿上,便委託日本的百年玻璃品牌「木村硝子店」,由職人一個一個手工製作玻璃杯,印上What a Beautiful Day !和朵拉瑪爾貓的插圖,杯緣厚度則盡量薄透,讓設計與手感都能傳達插畫「療癒系」的美好。不使用時把大小杯子堆疊起來,插畫在清透的玻璃上還能有遊戲般的互動。這便是王怡璇想要傳達的,在日常生活中用設計來找快樂。只要把想像的開關打開,一只玻璃杯也可以是個奇幻故事的劇場。

    王怡璇笑說,「我可能太喜歡這些玻璃杯了,只是把它們放在午後的餐桌上,看著光影映照在桌面上,就會讓我感覺很興奮。好像幻想的事物來到了真實的世界。」

    王怡璇
    出生於高雄,求學於紐約。現為獨立藝術家,也是設計師與插畫家。
    著作:《朵拉瑪爾貓》、What a Beautiful Day !、《視覺馬戲團》、《字母動物園》等書。
    2014年成立生活用品品牌「水木代山cindymode」。設計作品於各大設計評比中,共獲超過30項國際設計獎項。

    Text|宋祖慈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