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2017年的華人農曆新年迎來生肖金雞,恰好中文的「雞」與「吉」諧音,表徵農曆正月起始吉兆當頭,整年必然萬事順利。本期以「鳴」為主題,從一日之計在於晨,學習古人聞雞起舞為開端,讓喚醒太陽的雞鳴引領我們把握時光,樂聞金雞報喜,開創新局。從而與世界上的諸種美聲相鳴相和,激發昂揚,一鳴驚人!

    迴響共鳴滌人心
    天未亮,公雞的啼聲劃破了清寂,無論陰晴寒暑,「雞鳴不已,風雨如晦」。 2017年華人農曆春節迎接丁酉年的金雞,作為農業社會重要的家禽,雞,也是全年無休的報時器,雞鳴帶來的是一天的希望,是振奮的提醒。

    本期的主題「鳴」,一方面在金雞年的起始與讀者們拜年報喜,也以「共鳴」為串連,邀請諸位走入聲學的領域。從大自然能聽到的各種鳴聲,體現於聲學大成的音樂廳及建築群像,到吟唱出如天籟之聲的人聲,共同感受眾聲和諧滌蕩碰撞。

    說及聲學,北京人民大會堂聲學設計者—中國科學院院士及國際著名的聲學家馬大猷,於1938年發表論文《矩形室內低頻簡正頻率的分布》,就被認為是嚴格室內聲學的基礎。面對20世紀中期世上最大的會議場所音質擘劃工作,馬大猷為聲學史寫下新頁。他曾在數年前的訪談憶及,人民大會堂的穹窿頂在聲學設計有其困難度,因為聲音傳播時最怕彎曲,一彎曲就發出回聲。不過,他仍然研發設置了分散式音源,讓萬人禮堂的每個座位都能清楚收音。雖然在2012年,馬大猷已以97歲高齡離世,但他直到93歲仍一週三天持續到中科院做研究,這樣的典範,正如雞鳴不已於風雨,迴盪人心。

    對華人來說,鬧完元宵,才算真正過完農曆春節。如果1月的新年還沒讓你立志奮起,隨著煙花燦放、鑼鼓嗩吶鳴響,把握第二次許下新年心願的機會,莫負韶光,學習古人聞雞起舞,展翅高飛!

    蟬唧鳥語尋共鳴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第一聲蟬鳴在教室外響起,是童年對夏天最鮮明的記憶。那唧唧聲從葉縫的日光透出,劃破空氣裡的高溫,引誘孩子們蠢蠢欲動的玩心。「蟬鳴」,原來是延續生命的愛之頌,而這與生俱來的高歌權利,只專屬於雄蟬。根據中興大學昆蟲學系教授楊正澤的解釋,蟬鳴發聲原理就像拉手風琴,為了得到雌蟬青睞,雄蟬利用肌肉快速收縮振動,再透過腹腔共鳴。高亢的蟬鳴聲,也是啟蒙中國現代聲學重要奠基者馬大猷的「天籟」。在他90多年的人生歲月,兒時在院落聽見椿樹、石榴及夾竹桃傳來震天的蟬鳴,激發了他對聲學的興趣。如同馬大猷為中國科學院研究員蔣錦昌《蟬的鳴聲和發聲》一書作序,直稱「對蟬的發聲機理和對幾克的小蟲能發出宏大的鳴聲,作出了解釋,是聲學的重要發展。」

    「蝸牛與黃鸝鳥」是一首逗趣的兒歌,歌詞裡嬉笑蝸牛的黃鸝鳥,又稱黃鶯,也是《老殘遊記》形容說鼓書轉腔換調「如新鶯出谷,乳燕歸巢」的動人歌聲。鳥兒的鳴叫聲,長度較長,聽來有旋律的通常稱為鳥囀,鳥啼則是較為簡短,作為警報及保持鳥群接觸的功能。說及鳥聲引人追逐,如入桃花源樂而忘返,台灣聲景協會創辦人之一范欽慧最識箇中滋味。范欽慧撰文〈逗陣練『聽功』—守護被遺忘的存在〉提及,她的追聲之旅是「為了重新發現自己,重新發現與這塊土地的連結。」同時也指出,臺灣有數百名「公民科學家」加入特有生物研究中心的臺灣繁殖鳥類調查計畫,這些聽功了得的調查員,好比現代版公冶長,深得鳥語之祕,揭開藏在樹梢的蒙面歌者面紗。

    宛如天籟的人聲合鳴
    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重塑以最自然簡樸的教堂音樂讚頌上帝,而不仰賴大量樂器或讓教堂淪於音樂家競技的舞臺,於是出現了acappella(義大利文),意即「在教堂內」的人聲音樂形式。這種純人聲合唱發展至今演變成為「現代阿卡貝拉」,從多聲部合唱到重唱,同時變化到以人聲模擬擊鼓、管弦樂器、口技等效果,但不變的是由人體這個天然樂器所產生出來和諧的共鳴。國外著名的阿卡貝拉團體有國王合唱團、史溫格歌手、Take6、真實之聲、Naturally7、VoicePlay及NewYorkVoices等。臺灣近年也掀起了阿卡貝拉熱,2013年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得主歐開合唱團就是一個指標,而像SURE、問樂團、純粹人聲樂團等,都是這門美聲藝術年輕清新的推動力。

    國王歌手是元老級的無伴奏合唱團,成立於1965年,最初成員是英國劍橋國王學院學生。半世紀以來,成員經過多次輪替,但始終維持兩位假聲男高音、兩位男高音、一位男中音、一位男低音等六位成員。穿著深色西裝,這組六人合唱團看起來像普通的教堂唱詩班,或是素人歌唱愛好者,但他們一開口,竟讓人有聽到幾十人演唱的錯覺,怎麼能有那麼多奇妙又悅耳的伴奏?國王歌手出過近100張唱片,從英國民謠、福音歌曲、輕歌劇到翻唱披頭四,將人聲能產生的共鳴發揮到極致,也讓聽者深深感受到這樣的歌唱形式源於讚美神,卻又再為人心注入喜悅的力量。

    當我們把聆賞阿卡貝拉的耳朵轉向臺灣歌者,會發現到,如此悅耳溫柔的人聲音韻,已在島嶼上綻放一片豐盛美好。2016年8月,由臺灣VocalAsia人聲樂集所主辦的國際阿卡貝拉藝術節剛在臺東落幕。為期四天的盛會匯聚上海、新加坡、南韓、香港、菲律賓、日本、古巴等15個團隊演出,同時也邀請臺灣原住民部落耆老展現傳統吟唱的深沈與純淨,讓融入歷史記憶的歌聲串連起現代阿卡貝拉的延續動能。除了像VocalAsia從十多年前就開始在臺灣推動阿卡貝拉演唱,還有獲得金曲獎肯定、入圍全球唯一阿卡貝拉唱片大獎「最佳亞洲專輯」的歐開合唱團,該團音樂總監賴家慶還在教育電臺開設「阿卡人聲」音樂節目,透過廣播放送,在第一線與國際阿卡貝拉樂團及國內新生代歌者互動,讓更多人在他們動人的聲線裡,洗滌心靈,鳴唱人生。

    雲力思(因卡美明),一位來自新竹尖石的泰雅族女歌手、「飛魚雲豹音樂工團」創始團員。921地震後,在一場母語研討會聽到長者吟唱泰雅古調,從此,雲力思醞釀45年的生命彷彿受到祖靈召喚—她開始採集古調,吟唱即將失傳的歌謠。2008年,雲力思的泰雅古調專輯gaga,入選歐洲世界音樂排行榜,讓這張與原民音樂家共同完成的專輯,用她樸質、充滿力量的歌聲,向世界傳遞出臺灣原住民族渾厚嗓音的爆發力。在這樣散發原力的鏗鏘吟唱之中,也讚頌了部落對大自然的敬畏與連結,邀請人們沈穩靜定,傾聽內心被掩蓋已久的低鳴。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與荷蘭航空聯營航班至倫敦。

    洗滌靈魂的音樂聖堂
    卡內基音樂廳
    傅聰、馬友友、郎朗、柴可夫斯基、德弗札克、理查史特勞斯……如果消弭了時間和空間限制,這些來自不同國家不同世代的音樂家都曾出現在同一個舞臺,那就是卡內基音樂廳。19世紀末,由美國鋼鐵大王及慈善家卡內基出資建造的這座音樂廳,在繁華的紐約都心,卻以深棕色調的文藝復興式磚石建材,顯現出矗立於時代洪流之外的經典建築結構。卡內基音樂廳由主廳、獨奏廳和室內樂廳組成,其中,最大的主廳以俄裔美籍小提琴家伊薩克斯特恩的名字命名為伊薩克斯特恩禮堂,共有五層2,804個座位。他也以自身演出經驗,給予此廳出色的音效極高評價:有人說這個音樂廳本身就是一件樂器,它能感受到你的一舉一動,並將其昇華。

    柏林愛樂廳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指揮賽門拉圖至2016年為止,已四度率團來臺,每次他都被臺灣樂迷的熱情所感動。這樣一支世界頂尖的交響樂團,其樂團根據地、吸引全球樂迷前往朝聖的聖域,就是柏林愛樂廳。落成於1963年的柏林愛樂廳,由德國建築師夏隆設計,是現代主義建築中富有戲劇性與前衛精神的代表作。整個音樂廳內部,以六角形的平面發展出看似破碎波型座位的有機體,再搭配舞臺上方10片波浪般的雲板,形成精密的聲學音響效果。這個被夏隆賦予「葡萄園」美稱的架構,也影響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的構造。只是早了20年完成的柏林愛樂廳,讓樂團、觀眾與建物交融得更為緊密,更像是樂章般流動著無聲的情感。

    中華航空每周一、二、四、六、日有航班從桃園飛往紐約。

    東京三得利音樂廳
    2016年底,日本成軍25年的男子團體SMAP解散,不免留給粉絲些許遺憾。不過,鐵粉們肯定不會忘記,20年前木村拓哉在日劇《長假》中飾演的鋼琴家瀨名俊秀,在劇中曾經期待有朝一日能在東京三得利音樂廳演出。三得利音樂廳在1986年10月開幕,是日本首座為音樂演出而興構的建築,亦曾被知名奧地利指揮家卡拉揚盛讚為「音樂的珠寶盒」。在擁有2,006個座位的大表演廳裡,以猶如葡萄園般的梯型座位環繞舞臺,為的就是營造彷彿陽光灑落果園,讓每個觀眾都像園內如沐春風、如浴暖陽的果物一般,享受音樂之神降臨的喜悅。這座「日本音樂聖殿」音樂廳,用小而精緻的布局,完整體現了日本文化對古典樂的理解與涵養。

    維也納音樂協會金廳
    維也納音樂協會金廳,又稱金色大廳,最著名的活動就是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金廳位在落成於1869年的維也納音樂協會大樓內,是該棟建築六個音樂廳中最大的一個。該廳長約49公尺、寬19公尺、高達18公尺,座位加上立位能容納2,000名觀眾。這個音樂廳的出現,是將近150年前,奧匈帝國皇帝法蘭茲喬瑟夫一世開展維也納都市更新計畫,為了滿足19世紀中產階級對浪漫樂派的狂熱,在皇室主導之下,由建築師特奧菲漢森呼應時代氛圍的作品雀屏中選。雖然當時尚未出現「聲學」,但漢森精密計算包廂的分割及規律排列的女神雕像牆柱,以及花格平頂所產生的方箱共鳴,都讓它足以為任何位置的聽眾提供水準一致的音樂饗宴。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松山/高雄飛往東京。

    音樂與建築的琴瑟和鳴
    哈帕音樂廳和會議中心
    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的哈帕音樂廳和會議中心在2011年5月開幕,其彷若冰磚冷硬,如鑽石閃耀,當藍天反射表面又變化成魚鱗般的鮮活,完全反映出建築師取材自極光與火山的靈感。這個冰島舉辦國際會議和音樂活動的最佳場地,曾被 紐約時報》評為最值得造訪的旅遊地點,也是英國雜誌Gramophone選出的世界十大最佳音樂廳,亦以「透明磚牆使得色彩和光線不斷變化,形成城市與建築之間的對話」評價,奪下2013年歐盟當代建築獎。這棟遠看猶如漂浮海面的萬花筒,由鋼架構支撐玻璃帷幕的12面體,置身室內則能隨時感受日光灑落的游移色調,並從蜂巢般的萬千框景看見海洋、遠山及船帆的不同視角。

    德國易北愛樂廳
    與冰島哈帕音樂廳同樣具有漂浮感的德國易北愛樂廳,佇立於漢堡市的易北河畔,以三面環水且建於老倉庫上的特殊位置,成為2016年底開幕以來,全球最受矚目的新建音樂廳。愛樂廳史無前例的使用了37公尺高的舊港口倉庫為基座,從港邊望向這棟建物,就可看到它像王冠般的波浪拱頂。作為造價超過八億歐元的建物,核心是擁有2,150座席的大音樂廳。同樣是出自豐田泰久的聲學設計,廳內看起來類似倒掛喇叭的巨型蓬頂,創造了準確的聲音反射,讓即將入駐的名列德國五強「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坐擁最堅實的一流硬體後盾,也為誕生孟德爾頌與布拉姆斯的漢堡市,寫下嶄新的音樂篇章。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天合聯盟航班至漢堡。

    加州華特迪士尼音樂廳
    片狀的解構金屬,是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獨特的設計語彙,落成於2003年的加州華特迪士尼音樂廳,同樣以具有「建築界畢卡索」的立體感,呼應了富有童話想像的面貌。迪士尼音樂廳的主廳可容納2,265席,是由負責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的聲學設計師豐田泰久主導,沿承柏林音樂廳的葡萄園式結構,讓演出舞臺位居空間中心,使得不管哪個票價區的觀眾都能享有無礙的閱聽權利。如同蓋瑞描述這作品是「一艘座落盒子裡的奇特帆船」,廳內由6,125支音管組成的管風琴也像水草般往天花板蔓生,甚至能夠移動,讓管風琴和建築師傳達的自由曲線一樣擺脫傳統限制。

    巴黎愛樂廳
    哈帕音樂廳歷經10年建造,而於2015年1月開幕的巴黎愛樂廳,也走過八年的漫長鍛造。由建築大師努維爾操刀的巴黎愛樂廳,位居巴黎的解構公園內,外觀以合金鋼及玻璃為主建材,展示了建築師希望與龐畢度中心並駕齊驅的野心。但卻由於不規則的造型太過奇特,讓人難以界定美醜而毀譽參半,甚至出現「巨大音響喇叭」、「還沒變身的變形金剛」等形容。室內則是將2,400位觀眾安置在高低落差、如同雲朵浮動,具有皺褶曲線的座位區內,並以幾乎不見任何直線的設計顛覆傳統。雖然這樣的設計引發不少爭議,但最後仍贏得樂評家讚譽,被認為是全球十大音響效果最佳的音樂廳。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飛往洛杉磯。

    一鳴驚人超新星
    「此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所謂一鳴驚人,是指此人平時看似平庸,一旦有機會施展才華,站對舞臺便能表現非凡。近年歌唱選秀節目大盛,英國的保羅帕茲及臺灣的蕭敬騰等,都是一戰成名,而今成為擁有耀眼成績的明星。2015年「中國好歌曲」第二季以自創曲《野子》驚豔華語歌壇的蘇運瑩,以「90後」初生之犢的不造作曲風與過人天分,唱出了來自海南島黎族少女純真動人的天籟之音。在她融合民謠的唱腔,注入古語的歌詞,就這麼闢開一片如畫如詩,如夢如海的流行歌新境界,且其鳴響,久久繞耳不絕。

    一張行經哈德遜河列車上,用隨身手機拍下的照片:陽光灑落在一對依偎著彼此臉龐,在夢境裡繾綣得不想醒來的伴侶身上。這幅影像得到了2015年iPhone年度攝影獎第三名。旅居美國的年輕臺灣攝影師章潔,順手拍下那太美的畫面,用沒有辦法準確預想計畫的瞬間,一腳踏入用相機說故事的人生。2015年,章潔從喬治亞州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取得藝術攝影碩士學位,同年獲得了12項國際攝影獎。有舞蹈底子的她,在一次訪談中提及,舞蹈和攝影其實很像,都是透過身體來表達內心的感受與情緒。此刻,剛過30歲的章潔,提醒和她一樣探索人生的年輕世代:勇於嘗試,讓你的好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Text | 吳思瑩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