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吃過月餅了嗎?中秋快樂!不知你現在正對著什麼樣的光景?是看著觀景窗外雲層背後透出的霞光,還是聽著一曲無伴奏巴哈輾轉難眠?10月,是團圓時節。中秋捎來了秋意,正是適合訴說祝福的季節。置身35,000呎高空,宇宙眾星的能量或許能讓思緒更澄清透明。此刻,無論你將前往何方,都祝福你諸事圓滿,月圓人圓。

    以你為圓心,圓夢人生
    「聽見外面有人來,開門來看覓。月娘笑阮憨大呆,被風騙不知。」《望春風》是百年來臺灣人最愛傳唱的歌謠之一,歌詞中的月娘是疼惜少女懷春的天仙,人世間情愛惆悵,她都看在眼裡。一輪皓月,自古就是詩人詠物惜時的主題,圓滿的形象,頻催憂思,平添懷念。「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東坡曾望月興嘆,但思及至親摯友此刻也在千里外共賞月光,內心愁緒便撫平了許多。說到「圓」,中秋月圓、珠圓玉潤、元宵冬至的湯圓,乃至唐代豐腴圓潤之美,華人說的圓滿,就是圓形圖案的完滿象徵,它涵納了起點與終點,事物的無窮循環都隱於其中。

    本期以「圓」為主題呼應中秋佳節,也為秋之豐收掀開序幕。「如果看過月圓的美,你會有足夠的耐心等候29個日子,只為等那一個月圓夜。」徐志摩曾這麼說,道出了人們願意追求圓滿而付出代價。是以,西方教堂常見的圓形穹頂,考驗著建築師不斷創造新技術的智慧。當人們在教堂裡仰望圓頂壁畫,感受玫瑰窗束攏的溫煦日光,那被神性光輝浸濡的喜悅,正是起造者窮盡洪荒之力企求的完滿。不分地域國界,人們向上天祈福,從祭天的儀典,領受天圓地方天人合一的恩賜。在這個祝福的季節,每個人都能趁此照見心性,以你為圓心,散發月暈能量,夢圓成真。

    天圓地方映心性
    早在西元三世紀中國晉朝時期,古人就提出對天地樣貌的宏觀想像「天圓地方」。《晉書.天文志》記載了「天圓地方」的蓋天說:「其言天似蓋笠,地法覆槃,天地各中高外下。」就像美國驚悚小說家史蒂芬金描寫《穹頂之下》景象,一個倒立的斗笠或碗蓋似的天頂,穩穩地扣著棋盤似的方正大地。這樣的具體造形,諸位到臺北故宮一趟,禮天的是圓形玉璧,祭地則是有圓孔的方柱黃琮。中國人喜以外物對應性情,像是原為佛教用語的「圓融」,本指沒有矛盾、障礙的境界,放到了現實世界,便成了待人接物的處事原則。但圓融講的是外在行儀的和婉明理,內在合該是方正不阿的正直良善,如此的外圓內方,天地合一,正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精神原型。

    人的五官,就屬眼睛最能傳神,而瞳仁的形狀,就是正圓形。蘭嶼達悟族人的美感與情感,充分地投射在拼板舟身的紋飾設計上。使用了蘭嶼傳統的紅黑白三色,舟上猶如太陽光芒向外放射的同心圓,也像極定睛專注的眼神。這樣醒目的船眼紋通常刻繪在船首及船尾兩側,應和了飛魚躍出水面的活力,也像魚兒勇敢前行,指引漁民在浪淘中掌握方向。相似的文化,也傳續在臺灣北海岸老梅灣。從清代起始的手拉網牽罟捕魚業,罟船的前方也有船眼。漁民們總是一代告訴一代,船眼不但可以明察魚群帶來豐收,還能震懾興風作浪的魚怪呢!

    上天之道,圓滿光華
    心理學家榮格曾說,最具影響力的宗教象徵之一就是圓。被天主教及東正教封為聖人的聖奧古斯丁也曾說,「上帝是個圓,他的圓心無所不在,他的邊界沒有極限。」這樣的圓在諸位的想像裡是什麼形象?8月21日引起全球關注的日全食,當月球的影子落在地球表面上,好似一圈發光戒指的日冕,掛在陷入黑暗的天幕。許多的西方宗教繪畫或馬賽克壁飾也會出現這樣的暈輪,在耶穌、聖嬰、瑪麗亞及聖徒頭部周圍的光圈,即象徵超凡神性。如同聖經所述「上帝是光」,暈輪現示的是等同日月光輝的靈氣、自然稟賦的權力,亦是榮耀自身且榮耀世人的向上能量。

    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從柯比意的廊香教堂到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都運用了光與建築的互動,創造出現世的神性光芒。光的魔法在歐洲哥德式教堂發揮到極致!一輪輪鑲嵌彩繪玻璃的圓形玫瑰窗,成了這些教堂的靈魂之窗。玫瑰窗不只是彩繪玻璃的拼湊,它呈現了聖經故事、使徒事蹟,或僅僅複製自然動植物形象。經過繁複設計,如玫瑰花瓣層層輻輳輪散的窗格,猶如上帝正在轉動的萬花筒,每次世人抬頭仰望,它們即用斑斕色彩轉化原本刺眼的陽光,在朦朧中創造與神接近、走入神之花園的錯覺,讓上至天子下至庶民都能體驗與神溝通的喜悅。

    法輪,是佛教最常用的八件法器之一,取自古印度兵器「輪」之外形。這種兵器看起來像車輪,裝設了刀刃即具有很大的殺傷力,佛教用法輪來比喻佛法無邊,能摧邪顯正。法輪常轉意指佛法的傳法不間斷,廣度眾生,把一切不正確的見解、不善的法都破碎無餘。法輪圓滿的圖案即象徵佛教教義的完滿。其由轂、八個輪輻和外圈輪輞組成,分別代表了戒律、八正道,以及把所有東西匯聚在一起的正念或三昧。此外,八個輪輻亦象徵釋迦一生傳教的八件大事,像在西藏寺廟屋頂正中央都會安放法輪,左右各有一隻伏臥的金鹿,象徵釋迦在鹿野苑初次說法。

    拉薩有很多轉經道,道上往往有數以千計的轉經筒。形似水桶的轉經筒又稱祈禱筒、法輪、嘛呢輪,通常以木、銅、銀、金等材質製成。周邊刻了六字真言,只要順時針轉動一圈,就等於誦讀了一回內藏的紙印經文。孜廊是一條圍著布達拉宮的環形轉經道,常見各地的朝拜者來這裡轉經膜拜。許多當地的藏人經常左手持念珠,右手則邊走邊轉動廊道上的轉經筒,將2,062個嘛呢輪一一撫轉,口誦「唵、嘛、呢、叭、咪、吽」,向持有珍寶蓮花的聖者敬禮祈請,摧破煩惱。這些經過虔誠的信徒手溫轉動,終年沒有停歇的輪筒,就像生命輪迴的軌跡,從生至死,自死而生,一切起落,終將圓滿。

    繞著地球跑,山水有相逢
    1736年,法國科學家棣馬波土易斯與一支探險隊在芬蘭的測量證實了牛頓地心引力的存在,並推翻地圓說,認定地球是橢圓球體。即使如此,仍未抹滅科學家從自然觀察提出地圓說的可貴。西元前六世紀古希臘數學家畢達哥拉斯,憑藉月相周期變化推斷月亮是球狀的,進而推測人類居住之地以及其他星體亦為球形。到了16世紀,西班牙冒險家麥哲倫,繞行地球一圈又回到出發地西班牙,再度強化地圓觀念。令人驚訝的是,西元前四世紀,中國思想家慎到(395‒315B.C.)即提出「天形如彈丸,半覆地上,半隱地下,其勢斜倚」之說,不但指出天是圓球形,還沿著傾斜的極軸不停轉動,足足比19世紀證明地球自轉的傅科擺早了兩千多年,洞見讓人嘆服。
    提及地球上最神秘的天然圓形,麥田圈應該可拿下榜首。從17世紀以來盛傳的外星人造訪謎團,在一些麥田圈創作者紛紛現身「自首」後,讓人們對神祕現象有了不同的解釋。另一個密集圓形盛產地則位在納米比沙漠,這些沙地上的圓圈有「仙女圈」之名,當地辛巴人稱之為天神造訪的足跡。散布的圓圈大小不等,存在的時間從20多年到75年都有。不過根據南非開普敦大學最新的研究發現,圈形的出現與植物群爭奪營養有關,中間空洞貧瘠的部分,就是強勢植物掠奪養分的證明。另一說則認為是白蟻在地底鑽洞啃食植物根部導致。不論哪種說法,大自然的創作力果然遠超乎人類想像。

    圓頂,現世與天堂的連結
    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
    西方建築使用的圓頂,外形近於空心球體的上半部,它像建築師最後為傑出的作品戴上一頂美麗而顯眼的帽子,也如同為心愛的人添上完美的首飾。矗立於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圓穹頂出自米開朗基羅修改過的設計,彰顯出文藝復興時期建築對穹頂的重視。這座天主教歷任教宗遺體安放地的聖殿,圓頂直徑42公尺,離地面138公尺,並以12根肋作為有力的支撐。1547年,年逾古稀的米開朗基羅承擔起修建教堂的任務,他將原本羅馬式的半圓形拱頂改為雙層的拱肋式穹窿。進入教堂從旋轉樓梯登上穹頂能俯瞰教堂內部及市區,感受接近天堂的神性。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教堂
    擁有世上最大型磚造圓穹頂的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教堂,是米開朗基羅參照用來設計聖彼得大教堂的原型。從地面仰望,八邊形穹頂內部涵納喬爾喬瓦薩里描繪的巨幅天頂畫《末日審判》,在建築師布魯內萊斯奇精心設計由頂部圓窗引入光線的柔暈裡,令仰望者謹戒在世的種種言行。為了克服當時禁用飛扶壁的規定,且又須大於羅馬萬神殿穹頂的挑戰,布魯內萊斯奇採魚刺式建造法,由下往上砌成,並以尖拱代替圓頂,將傳統石材代換為較輕盈的紅磚。經歷一百多年建造期,1436年完工後,舉世難匹的藝術怪傑米開朗基羅也曾興嘆:我能建造一個比它更大的圓頂,卻無法勝過它的美。

    中華航空每周二、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羅馬。

    莫斯科聖瓦西里主教座堂
    童話般的造型,約莫就是世人對莫斯科聖瓦西里主教座堂最強烈的印象了。多圓頂一向是俄羅斯教堂的特點,像是13圓頂就代表耶穌及其12使徒,而聖瓦西里主教座集合了九間禮堂,每個禮堂及圓頂就代表一名聖人,同時也寓意沙皇打了多少勝仗。教堂多彩或鍍金的蔥頭圓頂不同於歐陸嚴格的半球形制,並於頂端架設巨型十字架,象徵教徒接近上帝的階梯。一如當今世人仍讚嘆著這座象徵俄羅斯宗教精神的教堂外觀,傳說沙皇伊凡四世對這所教堂也深深著迷,以至命人將建築師弄瞎,阻止他設計出另外同樣美麗的建築。這殘酷的傳說真實與否不得而知,但對這世界而言,它的存在確實讓人們更相信天堂就在彼方。

    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大教堂
    從西元537年竣工直到1520年塞維亞聖母主教座堂面世,長達一千年歲月,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大教堂盤據世上最大的教堂地位,直至今時,仍是拜占庭式教堂的典範。教堂正廳的中央圓頂解決了在正方體建築置放巨型圓穹頂的建築史難題!建築師設計出使用四個三角凹面磚石架起的帆拱,讓直徑達31公尺的圓頂穩固地支撐,抬頭望去,就如同一大塊帆布撐起了巨大金球。距離地面高度55公尺的圓頂則由40根肋作為傘骨,肋與肋之間都開了一扇鑲嵌彩繪玻璃的窗孔。當日光匯入廳堂,圓頂彷彿脫離了四根巨大的石柱徐徐浮升,熠熠生輝。

    德國柏林國會大廈
    自二戰結束到東西德統一,德國持續轉型正義的行動,就連建築設計也呼應此道。1999年9月7日落成,位於柏林的國會大廈,東側是原柏林圍牆所在地。兩德合併後,改建國會大廈的設計案由英國建築師諾曼福斯特勝出。他設計了看似與文藝復興風格主體建物難以融合的玻璃圓頂,但如今看來卻是異材質並呈的成功案例。福斯特設置由360個漏斗狀鏡片排成的鏡柱引入自然光,再透過拱頂中心的圓洞排出熱氣。穹頂頂樓可開放預約參觀,隨著絡繹不絕的人們到訪,每個人都可以從「神之視角」俯瞰國會大廳,所有攤在陽光底下的種種,給旅人們上了一堂德國style的民主課。

    美國華盛頓國會大廈
    自由女神一手掌劍,一手持盾,她居高臨下,傲然望向東方。她足立之處,是三層皇冠型的大圓頂,圓頂之下就是美國國會大廈。這棟在18、19世紀幾經重建的新古典建築,取法巴黎先賢祠形制,以純白大理石所打造,由圓形大廳及兩翼建構氣勢宏偉的正立面。國會大廈的原型源自羅馬萬神殿,內部壁畫也呈現「造神」風格。義大利藝術家仿造文藝復興時期風格宗教畫於穹頂創作,為這棟建物安放奠基石的開國元首華盛頓位居天篷中心,勝利女神及自由女神分列身側,其他13位女神則代表美國初創的13州,展現了合眾國即將領導世界的氣勢。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天合聯盟航班至柏林。

    印度泰姬瑪哈陵
    回應妻子遺願,印度蒙兀兒帝國皇帝沙賈汗花了22年打造泰姬瑪哈陵,於1654年竣工。經歷了350年的風霜,印度考古研究團隊正為泰姬瑪哈陵的圓頂「美白」。他們仿效印度婦女使用傳統美白黃泥粉,為建物敷上泥漿,數年後才能重現雪白圓冠。詩人泰戈爾以「滴落光陰之頰的淚珠」為喻,形容它見證了偉大的愛情。這座以白色大理石為主體的陵寢,中央有半球形圓頂,周圍裝飾四座小圓頂。融合了印度及伊斯蘭建築風格的優雅,藉由美麗的雕花、無數的寶石、可蘭經書法裝飾,讓整座陵寢擁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女性美,亦不若其他大理石建築的沈穩凝重,一如絲綢輕盈。

    中國北京天壇
    天圓地方的宇宙觀,即是北京天壇公園的修築原則。曾是明清兩代帝王祭天、祈求豐收的重要祭祀場所,近百年開放民眾參觀以來,已成北京城南規模最大園林。天壇被兩重壇牆隔為內壇及外壇,圜丘壇在南,祈穀壇在北,從空中俯瞰整體形制正是內圓外方。圜丘是三層圓形石壇,取自中國人自古認定的「天圓」意象,其欄板、望柱的數量都採用奇數九或九的倍數,象徵天數。祈穀壇則是「壇」及「殿」結合的圓形建築,屋簷由三重藍琉璃瓦構成,寶頂則飾以鎏金,莊嚴華美。自古,華人即以祭天作為與上天交流、感恩哺育萬物的儀典,相對於西方人以高偉聳立的教堂溝通天聽,中國人於天壇舉行的祭儀,則傳達了天人合一的相契。

    中華航空每周二、日有航班從桃園飛往德里。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飛往北京,每周一有航班從高雄飛往北京。

    我就是圓,沒有極限
    我覺得地球是一個圓點,月亮是一個圓點,太陽是一個圓點,我們人都是宇宙中的微型圓點。我們僅是世界中微小的圓點……這段呢喃似的童言童語,是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世界觀。她用圓點擄獲了世人的心,把圓點變成無須翻譯的語言。2010年,草間彌生的招牌黃底黑點南瓜降落到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雖然為了防止民眾對大師作品過於熱情而將它架設在極不相襯的臺座上,但不減損草間彌生傳遞對大自然的熱愛。10月第一天,東京草間彌生美術館開幕成為藝術圈盛事。出乎意料之外,美術館是棟有挑高落地窗的純白簡練建築。沒有圓點張揚,等待你的,是「無限鏡屋」的迷幻邀約。

    草間彌生的「圓點說」,與伊斯蘭教的蘇菲主義也產生遙遠的連結。蘇菲主義認為圓涵納了權力、慾望、知識等神性的質素,圓的中心點則呈現最接近真主的本質。據傳蘇菲派宗師魯米持續旋轉36小時之後成道,自此就以旋轉作為重要修煉方式。行者旋轉時會閉上眼睛,雙手高舉與真主溝通,整個圈形隊伍中心會有一位導師,其他修行者則會閉上眼、雙手高舉圍著他自轉,如同行星繞著恆星。時至今日,蘇菲旋轉融入土耳其舞者表演,也吸引非教徒日常靜心之用。或許,自轉迴旋的舞動動作,會讓人們回到孩提時無憂地轉圈,自在的歡笑,而那樣的純真,就是趨近於「圓」的完滿境界。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 / 松山 / 高雄飛往東京。

    Text | 吳思瑩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