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機器人陪獨居老人聊天

    看電視。無人機找到迷路的登山者。戴上VR來到千年古城。3D列印平價義肢。空氣製水機是沙漠甘泉。自動駕駛原來是李麥克的夥計。「帶我去月球!」2018年有兩個地球人要來趟月球之旅。日本開發颱風風力發電機。Nokia3310重版出來。所有偉大的發明,都是為了人類福祉而生;真正的幸福,就是讓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綻放笑容的權利。

    追尋願景 擁抱當下

    「為什麼太陽還繼續閃耀,為什麼海浪仍拍打著水岸,這是世界末日,因為你不再愛我。」多少人失戀時,反覆聽著1963年史琪特戴維斯《世界末日》垂淚。確然,當日月星辰不再如期運行,當滄海變成桑田,當鳥兒不再歌唱,那就是世界末日的景象。這期的主題是「綻」,「綻放」引發的事物,應該是昂揚、希望,一個準備迎向美好未來的姿態。不過這世界不是一切都存在得理所當然。當地球逐漸以不可逆的面貌走向巨變時,想繼續生存的我們,又該為了什麼目標努力?要賺更多的錢,是要活得更久,還是要把兒時的夢想通通實現。也許,只是為了看見所愛的人綻放笑容,就是最簡單的答案。

    春暖花開的人間四月天,為了更幸福的生活,新興產業也遍地開花。虛擬實境穿戴裝置仍然火熱,面對愈來愈長壽的人類,在銀髮族的照護上要仰賴科技互動裝置、遠端照護,甚至荷蘭研發陪伴長者的機器人已進入最後測試階段。支撐人類文明前進的,最迫切需要解決就是能源耗用的問題。當農田魚塭不在耕種養殖而轉為種電,結果不一定是只有好的面向。綠電到底該何去何從?而當人類不斷的想探索未知領域時,小時候的紙飛機,變成了飛天潛海的無人機。它像西遊記的觔斗雲,可以代替人類通往未知的境地。在亞馬遜流域發現過去未知的部落,亦能飛向外太空,尋找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不過,科技再發達,臉書的朋友再多,依然不能失去真實的感知。關掉直播,我們還是想看到眼前那張,瞇起眼有魚尾紋的笑容。

    花的朝顏綻春風
    日本九州紫瀑詩意浪漫

    咖啡之所以珍貴,是必須等待生長五年的咖啡樹結果收成;而要看到美麗的藤花開花,更得經歷7至15年的時間。1977年開放的日本九州福岡的河內藤園,曾被CNN選為「日本34個最美景點」。每年4月至5月中旬,園內藤花隧道便以極其嬌奼豔麗的景致在山中默默綻開。園內還有一整片紫氣翻騰的九尺藤林,如同一道凌空紫瀑,不但為輾轉入山野餐的人們提供遮蔭,地上朵朵落花也呼應了這詩意的天然垂簾。說及紫藤,也是《源氏物語》主人翁源氏對藤壺與紫之上愛戀的象徵,那在風中招搖的花串,需經歷數十載的光陰才能長成,也串連了千年來人們對於愛情的嚮往。

    臺灣花季月月美不勝收

    春蘭、夏竹、秋菊、冬梅是中國文人筆下君子氣節的象徵,到了地處亞熱帶的臺灣,也都有很好的生長條件,臺灣一年四季,月月都能迎來或嬌豔或清麗綻放的各類花卉。頂著「蘭花王國」的光環,蝴蝶蘭更因此身負外交特使的重責大任。2011年,花藝師鄭秀煒以大白花及粉紅大花系的蝴蝶蘭為主軸,設計了浪漫的「皇室婚禮」景觀,奪下英國雀兒喜花展全場冠軍金牌。現場另一波高潮,則是由臺灣駐英代表致贈以「伊莉莎白二世」為名的新品種蝴蝶蘭予親臨現場的伊莉莎白女王。這款在純白花瓣上透出淡淡粉紅的蘭花,在嬌羞中流露貴氣,好似童話公主臉上的一抹紅霞,那麼純真,那麼可愛。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飛往福岡。

    英國雀兒喜花展萬紫千紅

    獨坐花園,被層層碧葉紅花環繞的綠衣女子,出神凝望畫外境—這是英國藝術家羅塞蒂在1880年描繪的《白日夢》。將這件象徵主義名作的時間往前推20年,時間來到1861年,就是英國雀兒喜花展在倫敦肯辛頓花園舉行的頭一年。和羅塞蒂象徵主義畫作一樣詩意的雀兒喜花展,有園藝界「奧斯卡」之稱,邀集數百位園藝業者展出,同時還有花園設計比賽,是每年5月下旬鬧熱4天的花宴盛事。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照例在開展前一天親臨現場,為熱愛園藝的英國人揭開大展序幕,2010年她特地到臺灣蘭花展區參觀,也讓我們美麗的蝴蝶蘭有機會在「御前」亮相,揚名國際。

    荷蘭鬱金香百花爭豔

    河內藤園一年只開放春秋季的其中兩個月,庫肯霍夫花園則在地球彼端,2017年為人們綻放到5月21日。起個大早逛花園可以避開人潮,到了中午則要在萬頭鑽動裡尋找花蹤了。庫肯霍夫花園又稱為歐洲花園,緣於15世紀一位女伯爵將此地作為狩獵領地,也隨意在此種植蔬果草藥,便順當地稱其為Keukenhof, 意即像「廚房」(Keuken)的「花園」(hof)。20世紀中,花農開始把這裡當作開放式的花卉展覽場,慢慢地演變成培育球莖花卉的園地。每年秋天到霜降前,會有多達七百萬顆球莖被埋入土中,等待春風吹拂,鬱金香王國就從冬夜悠悠醒來,而庫肯霍夫花園就是王國裡花神最眷顧的所在。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與荷蘭航空聯營航班至倫敦。

    森呼吸綻放都市叢林

    拔地而起的綠意盎然「時間和地點都變過了,我生活的地方更靠近宇宙中的那些部分,更靠近歷史中最吸引我的那些時代……這是一個愉快的早晨,當全身只有一個感覺,每一個毛孔浸潤著喜悅。我在大自然界自由來去,成了她的一部分。」摘自梭羅《湖濱散記》的文字,竟與「垂直花園」創發者派屈克布朗克的理念如此相近。從上山下海研究植物的科學家轉為創造與建築共生的垂直花園,布朗克經常開玩笑說,「我的姓氏Blanc在法文裡的意思是白色,但我喜歡大家稱我綠先生。」他2006年與建築師讓努維爾在巴黎布朗利博物館攜手打造了一面與玻璃帷幕和諧重奏的植栽牆,開啟了自然和都市叢林共生的全新視野。

    2015年10月,布朗克在高雄的一場演講指出,「最漂亮的植生牆不存在我的作品之中,而是由大自然創作出來的。」他走遍世界尋訪植物,發現層層疊疊的垂直花園,不但是早就存在於大自然的景象,亦能一眼望覽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當植物直立地呈現在我們眼前,就代表人類再也無法用腳去踐踏它們。」布朗克提醒人們,大自然用這樣的方式來到你面前,就有機會好好觀察它,從而生起愛惜之心,「垂直花園可以創造人們對植物一個嶄新的、尊重的概念。」布朗克也在臺北兩廳院留下綠足跡,在音樂廳的「綠色交響詩」匯聚了51種蕨類及4,153株植物,於戲劇院則選取500株蘭花,優雅地奏起「蘭花圓舞曲」。

    隨時讓心情從灰轉綠

    森呼吸的節奏,也蔓延到美國加州迪士尼星巴克。既然都到迪士尼了,就讓星巴克成為沒有卡通人物進駐的一方淨土吧!沒有米奇、唐老鴨和白雪公主的星巴克,設計師以加州天井和陽臺晚餐的愜意氣氛為靈感,用混凝土、原木和玻璃營造讓大人可以好好喘口氣的咖啡館。戶外區有一棵大樹,就像臺灣鄉間土地公廟旁必備的大榕樹,左右鄰居吆喝著在樹蔭處下棋、泡茶,而情境換到了加州,則是圈個小圓圍繞大樹喝咖啡吃甜點。當天色漸暗,點點燈光映照植生牆葉影幢幢,在這個有咖啡香和自然之美共存的時刻,或許更能喚起心裡尚未消失的童心。

    綠色元素不只融入了公共空間。相較於傳統辦公室的OA家具容易累積壓力,把空間變得通透無礙,甚至看起來就像植物園裡的一隅,這樣的話,每天要爬起來通勤上班,心情至少會由灰轉綠。西班牙設計團隊lagranja design運用大量盆栽作為牆飾、隔間及燈飾,為新創公司Typeform設計一間充滿活力的辦公室。為辦公時間帶來綠意的植栽,跟傳統工作空間裡的文件、報表、置物櫃一樣,隨處可及,抬眼即見。喜歡親近自然花草的工作者,多數也是熱愛毛孩的奴字輩。既然放心不下毛主子獨處家中,那就帶來監督奴才有沒有好好上班吧!穿梭於大型盆栽間的毛孩身影,是Typeform公司特有的逗趣景象。有這麼自由無拘的工作場所,難怪它們設計的線上表格全都創意四射、鮮度破表。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與荷蘭航空聯營航班至馬德里。

    青春正盛綻蓓蕾

    已宣布不再參加比賽的小提琴家曾宇謙,2015年拿下俄國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銀牌(第一名從缺)後,便以23歲的年輕演奏家身分,在古典音樂舞臺綻放光采。曾宇謙接受採訪時曾說,「透過小提琴演奏,我能夠表達曲子的一些感情或我的想法。」視俄裔美籍小提琴家海飛茲為典範的他,使用奇美博物館提供、價值上億,製於1732年的義大利瓜奈里名琴演奏,巧合的是,海飛茲也喜愛用相同的名琴演出。這位來自於臺灣平凡家庭的年輕小提琴家,沈穩內斂不強調炫技的演奏風格,乍看不是那麼有魅力,但最終贏得大獎肯定的他,已揭開光芒逼人的曾宇謙時代。

    臺灣新生代藝術家正用他們的實力寫下精彩的創作紀事。義大利「波隆納世界插畫大展」50週年巡展目前於臺北華山文創園區登場,50年來,這個被國際出版社視為「尋覓天才畫家機會」的插畫展,在2016年收到多達15,955件作品參與徵選,77位入圍者中臺灣就占了7名,分別是插畫家九子、陳又凌、鄒駿昇、王書曼、黃雅玲、吳欣芷及黃郁欽等人。到了2017年,又有鄧彧及吳睿哲兩位創作者在三千人中脫穎而出。四度入選的插畫家鄒駿昇鼓吹大家踴躍觀展,「現省飛往波隆納四萬元機票的超值展覽」。在機上刊物鼓勵讀者別搭飛機好像不太盡責,但絕對歡迎您從世界各地飛來臺北欣賞!

    創意迸發的設計舞臺

    依傍臺東東海岸的私人別墅,運用建屋從基地挖取的石頭搭蓋而成,這是創研空間得到2016德國紅點設計大獎最佳設計金獎的「阿都蘭屋」。受到評審青睞之處,是它從建築材料的選擇,到室內設計與周遭地景的無界限結合,把人的生活品質和真正的自然流動完全締結起來,從而呼應原住民語的「阿都蘭」,意即「很多石頭的地方」。阿都蘭屋突破常規,近300坪的土地僅將15坪用作住宅空間,光是從這點著手,就看得出設計師反其道而行,用最低限的方式探尋人與自然合一的本質。仔細觀察,這類從生活之地生出力量的設計,就是臺灣創意人才作品在國際設計競賽屢屢獲獎的動能。

    作為日本首都長達千年的京都,在1864年大火後出現連棟的京町家建築,即是作為商家與職人「職住一體」的町屋住宅。這些兩層、至多三層高的町屋,具有窄長地基,且按照傳統木造軸組構法修建,又有「鰻魚的寢床」別稱。即使二次大戰後這類木造家屋數量驟減,但直到2010年的統計,京都市尚存有四萬七千多處京町家。近年京都市逐步推動次世代環保型住宅計畫,從複合式木造與玻璃隔熱建材、太陽能蓄電及地板暖風空調著手改造,讓仍居住於長屋裡的高齡者不需再忍受夏熱冬寒之苦。這種老屋轉型智慧宅的作法,揭示了舒適生活與舊式文化無縫楯接的契機。

    中華航空每日均有航班從桃園/高雄飛往大阪,每周三、六從臺南飛往大阪。

    以剩食繪出新食物願景

    清理冰箱時,拿起存放已久的食物,如果超過標示的「賞味期限」或「保存期限」,你通常會怎麼處置?其實,絕大多數超過賞味期限,也就是「最佳使用期限」的食品都還沒變質,吃下肚幾乎都沒有健康疑慮。抱持減少食物浪費的初衷,2016年2月,全球第一家專門販售剩食的超市Wefood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正式開張,當天連丹麥王妃與糧食環境部長Eva Kjer Hansen都到場支持。這些來自製造商或進出口公司捐贈的食品,以原價的三到五成出售,營利所得全數回饋慈善企業。丹麥民眾面對這樣物美價廉、又能減少浪費的好所在,付諸行動以長長人龍支持它,甚至今年已開起第二家分店了。

    食品等級的蠟筆,這不算什麼新鮮的話題,但是用被淘汰的食材製成蔬菜蠟筆,達到使用時「即使孩子們放到嘴裡也不用慌張」的程度,那就讓人很有興趣了解看看。2013年,居住於日本青森縣的設計師木村尚子,在成為新手媽媽後,上市場採買時卻發現當地嚴重浪費食材的問題。她開始思索,那些外形未達標、賣相不佳或稍有損磕的新鮮食材還能怎麼利用?幾經嘗試,木村與研發團隊將蔬果微粉化,使用米油和食品級顏料融製,所以雖然最後成品畫出來的顏色非常淺,無法像使用化學製程的繪材那般鮮豔,但這些立基於浪費可惜」而製作的蠟筆,確實已成了爺爺奶奶送給小朋友們的安心禮物。

    中華航空每周一、三、五、六有航班從桃園飛往阿姆斯特丹,可再轉搭天合聯盟航班至哥本哈根。

    惜物愛物成就友善循環

    搖曳的步伐從石階緩緩落下,身著旗袍的她,手上提著碧綠色的飯盒,要去買一碗麵。這裡要討論不是《花樣年華》張曼玉穿旗袍有多婀娜,而是她拎著的飯盒。在沒有塑膠袋的年代,打包外食返家,自備餐具容器是天經地義。現在到大賣場、有機商店及便利商店購物,皆須付費購買塑膠袋,但除此之外,提倡自備容器、要多少裝多少的商店就少之又少。臺南永康有間富穀樂糧行,原是經營40年的老店,近來成立自家品牌販售原味果乾、堅果醬。他們一方面繼續老雜貨店散裝的販售模式,另一方面則努力推行商品無包裝,讓顧客擺脫特定包裝的桎梏,付諸行動惜物惜食。

    裝盛食物的容器,往往等食物吃完了、消化了,還能存在世界上千萬年。相較於我們對難以分解再利用免洗餐具的依賴,反觀端午節用竹葉包粽子及原住民的竹筒飯,都是用天然素材當食器的最佳範例。去年德國出現了一家名為「樹葉共和國」研發無毒永續食器的公司。這是七位德國人在某次野餐使用大量免洗餐具的頓悟,繼而於Kickstarter募得6.4萬歐元(約230萬臺幣),積極投入生產利用3D列印技術研發的樹葉餐盤。餐盤製作原料來自亞洲及南美洲蔓生植物,透過棕櫚葉纖維來接合葉片,完全不含任何黏著劑或膠膜。這些餐盤使用後埋入土中,只需28天便能自動分解,就像我們說的「落葉歸根」,回到大自然成為友善的循環。所有資源都不是取之不盡的,善用並珍視,我們才能在這一方宇宙中,享有並持續創造芬芳綻放的美麗與智識果實。

    Text | 吳思瑩

    隱藏